初中
中考
高中
高考
考研
成考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门资讯 > > 雅韵阁茶业(共8篇)

雅韵阁茶业(共8篇)

发布时间:2018-10-12 20:00:03    来源:爱华考试网    访问:

雅韵阁茶业(一):

带有竹字的诗句

咏竹 (齐.谢眺)
窗前一丛竹,清翠独言奇.
南条交北叶,新笋杂故枝.
月光疏已密,风声起复垂.
青扈飞不碍,黄口独相窥.
但恨从风箨,根株长相离.
竹 (梁.刘孝先)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
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
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赋得阶前嫩竹 (陈 . 张正见)
翠云梢云自结丛,轻花嫩笋欲凌空.
砌曲横枝屡解箨,阶来疏叶强来风.
欲知抱节成龙处,当于山路葛陂中.
咏竹 (唐.李峤)
高簳楚江濆,婵娟含曙气.
白花摇风影,青节动龙文.
叶扫东南日,枝捎西北云.
谁知湘水上,流泪独思君.
郡斋左偏栽竹百余诗 (唐 . 令狐楚)
斋居栽竹北窗边,素壁新开映碧鲜.
青蔼近当行药处,绿阴深到卧帷前.
风惊晓叶如闻雨,月过春枝似带烟.
老子忆山心暂缓,退公闲坐对婵娟.
秋日白沙馆对竹 (唐 . 许浑)
萧萧凌雪霜,浓翠异三湘.
疏影月移壁,寒声风满堂.
卷帘秋更早,高枕夜偏长.
忽忆秦溪路,万竿今正凉.
初食笋呈座中 (唐 . 李商隐)
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
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金.
咏竹 (唐.郑谷)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村复间松.
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疏净见前峰.
侵阶藓拆春芽迸,绕径莎微夏荫浓.
诬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竹风 (唐.唐彦谦)
竹映风窗数阵斜,---人愁坐思无涯.
夜来留得江湖梦,全为乾声似荻花.
春日山中竹 (唐.裴说)
数竿苍翠拟龙形,峭拔须教此地生.
无限野花开不得,半山寒色与春争.
咏竹 (唐.张必)
树色连云万叶开,王孙不厌满庭载.
凌霜尽节无人见,终日虚心待凤来.
谁许风流添兴咏,自怜潇洒出尘埃.
朱门处处多闲地,正好移云抚翠苔.
霜筠亭 (宋.苏轼)
解箨新篁不自持,婵娟已有岁寒姿.
要看凛凛霜前意,须待秋风粉落时.
赋园中所有 (宋.苏辙)
寒地竹不生,虽生常若病.
斸根种幽砌,开叶何已猛.
婵娟冰雪姿,散乱风日影.
繁华见孤深,一个敌千顷.
令人忆江上,森耸缘崖劲.
无风箨自飘,策策鸣荒径.
新竹 (宋.杨万里)
东风弄巧补残山,一夜吹添玉数竿.
半脱锦衣犹半著,箨龙未信怯春寒.
咏东湖新竹 (宋.陆游)
插棘编篱谨护持,养成寒碧映沦漪.
清风掠地秋先到,赤日行天午不知.
解箨时闻声簌簌,放梢初见叶离离.
官闲我欲频来此,枕簟仍教到处随.
野竹 (元.吴镇)
野竹野竹绝可爱,枝叶扶疏有真态.
生平素守远荆榛,走壁悬崖穿石埭.
虚心抱节山之河,清风白月聊婆娑.
寒梢千尺将如何,渭川淇澳风烟多.
新笋歌 (明.岳岱)
满林黄鸟不胜啼,林下新笋与人齐.
春风闭门走山兔,白昼露滴惊竹鸡.
雨中三日春已过,又近石床添几个.
竞将头角向青云,不管阶前绿苔破.
竹石 (清.郑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 (清.郑燮)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
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唐·李贺
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
露华生笋径,苔色拂霜根.
织可承香汗,栽堪钓绵鳞.竹
轻阁雅室逸芬芬,绿透裱纸力轻渗.
枝孤何惧风雨来,晨宵相伴得竹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
无数春笋满林生,柴门密掩断行人.
会须上番看成竹,客至从嗔不出迎.
――唐.杜甫《咏春笋》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宋.苏轼《于潜僧绿筠轩》
清·洪升: 斑竹一枝千点泪,湘江烟雨不知春
唐·高骈: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度琼枝.
清·魏源: 凌霜竹箭傲雪梅,直与天地争春回.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是我师.
唐·杜甫: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毁节.
未出土时先有节,至凌云处总虚心
唐.李贺:箨落长竿削玉开,君看母笋是龙材.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
郑板桥.《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大中丞括》: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翠竹千竿锦苑幽,奇传每醉忆千秋.
临风摇曳湘妃泪,对月娉婷黛玉愁.
高节长称松柏侣,清名幸缔菊梅俦.
丹青留影寻常见,翰墨琴魂雅韵流竹
轻阁雅室逸芬芬,绿透裱纸力轻渗.
枝孤何惧风雨来,晨宵相伴得竹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
无数春笋满林生,柴门密掩断行人.
会须上番看成竹,客至从嗔不出迎.
――唐.杜甫《咏春笋》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宋.苏轼《于潜僧绿筠轩》
清·洪升: 斑竹一枝千点泪,湘江烟雨不知春
唐·高骈: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度琼枝.
清·魏源: 凌霜竹箭傲雪梅,直与天地争春回.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是我师.
唐·杜甫: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毁节.
未出土时先有节,至凌云处总虚心
唐.李贺:箨落长竿削玉开,君看母笋是龙材.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
郑板桥.《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大中丞括》: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翠竹千竿锦苑幽,奇传每醉忆千秋.
临风摇曳湘妃泪,对月娉婷黛玉愁.
高节长称松柏侣,清名幸缔菊梅俦.
丹青留影寻常见,翰墨琴魂雅韵流
郑板桥 他在《题竹石画》中写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咏竹 (齐.谢眺)
窗前一丛竹,清翠独言奇.
南条交北叶,新笋杂故枝.
月光疏已密,风声起复垂.
青扈飞不碍,黄口独相窥.
但恨从风箨,根株长相离.
竹 (梁.刘孝先)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
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
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赋得阶前嫩竹 (陈 . 张正见)
翠云梢云自结丛,轻花嫩笋欲凌空.
砌曲横枝屡解箨,阶来疏叶强来风.
欲知抱节成龙处,当于山路葛陂中.
咏竹 (唐.李峤)
高簳楚江濆,婵娟含曙气.
白花摇风影,青节动龙文.
叶扫东南日,枝捎西北云.
谁知湘水上,流泪独思君.
郡斋左偏栽竹百余诗 (唐 . 令狐楚)
斋居栽竹北窗边,素壁新开映碧鲜.
青蔼近当行药处,绿阴深到卧帷前.
风惊晓叶如闻雨,月过春枝似带烟.
老子忆山心暂缓,退公闲坐对婵娟.
秋日白沙馆对竹 (唐 . 许浑)
萧萧凌雪霜,浓翠异三湘.
疏影月移壁,寒声风满堂.
卷帘秋更早,高枕夜偏长.
忽忆秦溪路,万竿今正凉.
初食笋呈座中 (唐 . 李商隐)
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
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金.
咏竹 (唐.郑谷)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村复间松.
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疏净见前峰.
侵阶藓拆春芽迸,绕径莎微夏荫浓.
诬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竹风 (唐.唐彦谦)
竹映风窗数阵斜,---人愁坐思无涯.
夜来留得江湖梦,全为乾声似荻花.
春日山中竹 (唐.裴说)
数竿苍翠拟龙形,峭拔须教此地生.
无限野花开不得,半山寒色与春争.
咏竹 (唐.张必)
树色连云万叶开,王孙不厌满庭载.
凌霜尽节无人见,终日虚心待凤来.
谁许风流添兴咏,自怜潇洒出尘埃.
朱门处处多闲地,正好移云抚翠苔.
霜筠亭 (宋.苏轼)
解箨新篁不自持,婵娟已有岁寒姿.
要看凛凛霜前意,须待秋风粉落时.
赋园中所有 (宋.苏辙)
寒地竹不生,虽生常若病.
斸根种幽砌,开叶何已猛.
婵娟冰雪姿,散乱风日影.
繁华见孤深,一个敌千顷.
令人忆江上,森耸缘崖劲.
无风箨自飘,策策鸣荒径.
新竹 (宋.杨万里)
东风弄巧补残山,一夜吹添玉数竿.
半脱锦衣犹半著,箨龙未信怯春寒.
咏东湖新竹 (宋.陆游)
插棘编篱谨护持,养成寒碧映沦漪.
清风掠地秋先到,赤日行天午不知.
解箨时闻声簌簌,放梢初见叶离离.
官闲我欲频来此,枕簟仍教到处随.
野竹 (元.吴镇)
野竹野竹绝可爱,枝叶扶疏有真态.
生平素守远荆榛,走壁悬崖穿石埭.
虚心抱节山之河,清风白月聊婆娑.
寒梢千尺将如何,渭川淇澳风烟多.
新笋歌 (明.岳岱)
满林黄鸟不胜啼,林下新笋与人齐.
春风闭门走山兔,白昼露滴惊竹鸡.
雨中三日春已过,又近石床添几个.
竞将头角向青云,不管阶前绿苔破.
竹石 (清.郑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 (清.郑燮)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
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唐·李贺
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
露华生笋径,苔色拂霜根.
织可承香汗,栽堪钓绵鳞.【雅韵阁茶业】

雅韵阁茶业(二):


它们在写景,叙事的基础上抒发的感慨有什么异同【雅韵阁茶业】

滕王阁序》与《兰亭集序》比较阅读
类型:高二教案 加入时间:2006年3月1日19:12
比较视点一:写美景,写乐事
同:乐在山水,乐在盛会.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极写山水之美,宴会之乐.
滕王阁上的聚会,既有长辈如阎公者,又有童子如“我”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宴会之盛,好比当年睢园竹林之聚,文采风流,可比曹植谢灵运.良辰美景之中,有贤主,有嘉宾,有文人,有武士,难怪作者深深感叹:“四美具,二难并.”人生难逢的快慰之事都让作者享受到了.因此,他不断的感叹:“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今兹捧袂,喜托龙门”,“幸承恩于伟饯”,“奏流水以何惭”.
兰亭集会,是在山水明丽的会稽山阴,作者用简约的笔墨描写出集会时的情景:远有崇山峻岭,近有茂林修竹,天高地远,清风习习.群贤毕至,又为这青山绿水平添了几分高雅.他们来这里不是狂饮大嚼,不是猜拳行令,而是在曲水中漂起酒杯,流到谁的前面,谁就取来饮酒,“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简洁的笔触,写尽了兰亭集会的流风雅韵.
异:两种境界,各臻其善.
《滕王阁序》用墨如泼,写出人间万千气象.
王勃笔下,景物的境界是阔大的.登高望远,“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作者不但写眼前景,而且通过想像,将整个洪都大地都收拢于自己的视野之内: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作者笔下的色彩是浓艳的,山是“层峦耸翠”,阁是“流丹溢彩”,抬望眼,落霞绚烂,碧水澄澈,铺锦列绣,文采斐然.
《兰亭集序》笔调清新,有世外桃源之风.
王羲之描写兰亭周围的山水,用的是近乎白描的手法.他写到山岭树木,写到流水天气.每种景物只用一字修饰,山是“崇”,岭是“峻”,林“茂”而竹“修”,流“清”而湍“激”,真是做到了“字不得减”.虽是简笔,却让我们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兰亭旁,该是群山环抱,曲水弯绕,楼台亭阁,错落有致,仿佛世外桃源.
比较视点二:悲时运,感人生
同:乐极而悲甚.
王勃由宇宙之大想到人生渺小,由毕至的群贤想到自己“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虽“有怀投笔”,却“无路请缨”,于是,文章也由热情洋溢转为扼腕浩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并由“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自伤身世.
王羲之由“快然自足”的“曾不知老之将至”,想到人生短暂,“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自足的幸福终要破灭,再旺盛的生命终要走向死亡.正因为生活美好,才引起诗人对生命的留恋.
异:同途而殊归.
王勃在文中把悲势蓄得很足,但是,他毕竟从悲中走将出来了.他认为贾谊被贬,非无圣主;梁鸿被逐,非乏明时.那么可以推想,王勃对自己的不得重用,是有一种“端坐耻圣明”的感慨,是想奋发有为的.于是,又乐观旷达地唱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就让我们从原先的压抑当中感受到了振奋.
王羲之悲的是人生苦短,在文章中,他始终没有走出悲的境地.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引起“岂不痛哉”开始,到“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而发出的“悲夫”结束,自始至终处于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之中.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呢?知人论世,让我们从如下两个方面来分析:
虽然对于《滕王阁序》的写作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否认王勃写作此文时还是年轻气盛.因此,他在文中抒发的悲情,未必真的是他自己的悲愁,他真的到了“老当益壮”之年吗?非也.所以,在写过悲情以后很自然地转入写豪语.另外,王勃生活的年代正值唐朝初年,社会安定,国势昌盛,在那个泱泱大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王勃还是很有信心有所作为的,这可能是王勃最终走出情感低谷的时代根源.
而王羲之写作本文时,已经历了宦海的沉浮,看透了皇帝和大臣们不顾亡国之危而苟且偷生的本质.因感到报国无门,便愤然回到家乡会稽任职,不久,又辞官退隐.可以说,他是参透了世事的.因此,他的这种悲叹也可能是对世事的失望.再者,作者身处东晋那个乱世,苟活于乱世的人,多有种世纪末的悲哀.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羲之摆脱不了的悲,既是个人的身世之感,更是对社会动荡的感叹.

雅韵阁茶业(三):

和都是序文,比较它们思想内容的异同,谈谈你的体会?
急`急`急!能多几篇参考更好!

  《滕王阁序》与《兰亭集序》比较阅读
  类型:高二教案 加入时间:2006年3月1日19:12
  比较视点一:写美景,写乐事
  同:乐在山水,乐在盛会.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极写山水之美,宴会之乐.
  滕王阁上的聚会,既有长辈如阎公者,又有童子如“我”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宴会之盛,好比当年睢园竹林之聚,文采风流,可比曹植谢灵运.良辰美景之中,有贤主,有嘉宾,有文人,有武士,难怪作者深深感叹:“四美具,二难并.”人生难逢的快慰之事都让作者享受到了.因此,他不断的感叹:“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今兹捧袂,喜托龙门”,“幸承恩于伟饯”,“奏流水以何惭”.
  兰亭集会,是在山水明丽的会稽山阴,作者用简约的笔墨描写出集会时的情景:远有崇山峻岭,近有茂林修竹,天高地远,清风习习.群贤毕至,又为这青山绿水平添了几分高雅.他们来这里不是狂饮大嚼,不是猜拳行令,而是在曲水中漂起酒杯,流到谁的前面,谁就取来饮酒,“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简洁的笔触,写尽了兰亭集会的流风雅韵.
  异:两种境界,各臻其善.
  《滕王阁序》用墨如泼,写出人间万千气象.
  王勃笔下,景物的境界是阔大的.登高望远,“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作者不但写眼前景,而且通过想像,将整个洪都大地都收拢于自己的视野之内: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作者笔下的色彩是浓艳的,山是“层峦耸翠”,阁是“流丹溢彩”,抬望眼,落霞绚烂,碧水澄澈,铺锦列绣,文采斐然.
  《兰亭集序》笔调清新,有世外桃源之风.
  王羲之描写兰亭周围的山水,用的是近乎白描的手法.他写到山岭树木,写到流水天气.每种景物只用一字修饰,山是“崇”,岭是“峻”,林“茂”而竹“修”,流“清”而湍“激”,真是做到了“字不得减”.虽是简笔,却让我们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兰亭旁,该是群山环抱,曲水弯绕,楼台亭阁,错落有致,仿佛世外桃源.
  比较视点二:悲时运,感人生
  同:乐极而悲甚.
  王勃由宇宙之大想到人生渺小,由毕至的群贤想到自己“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虽“有怀投笔”,却“无路请缨”,于是,文章也由热情洋溢转为扼腕浩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并由“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自伤身世.
  王羲之由“快然自足”的“曾不知老之将至”,想到人生短暂,“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自足的幸福终要破灭,再旺盛的生命终要走向死亡.正因为生活美好,才引起诗人对生命的留恋.
  异:同途而殊归.
  王勃在文中把悲势蓄得很足,但是,他毕竟从悲中走将出来了.他认为贾谊被贬,非无圣主;梁鸿被逐,非乏明时.那么可以推想,王勃对自己的不得重用,是有一种“端坐耻圣明”的感慨,是想奋发有为的.于是,又乐观旷达地唱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就让我们从原先的压抑当中感受到了振奋.
  王羲之悲的是人生苦短,在文章中,他始终没有走出悲的境地.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引起“岂不痛哉”开始,到“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而发出的“悲夫”结束,自始至终处于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之中.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呢?知人论世,让我们从如下两个方面来分析:
  虽然对于《滕王阁序》的写作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否认王勃写作此文时还是年轻气盛.因此,他在文中抒发的悲情,未必真的是他自己的悲愁,他真的到了“老当益壮”之年吗?非也.所以,在写过悲情以后很自然地转入写豪语.另外,王勃生活的年代正值唐朝初年,社会安定,国势昌盛,在那个泱泱大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王勃还是很有信心有所作为的,这可能是王勃最终走出情感低谷的时代根源.
  而王羲之写作本文时,已经历了宦海的沉浮,看透了皇帝和大臣们不顾亡国之危而苟且偷生的本质.因感到报国无门,便愤然回到家乡会稽任职,不久,又辞官退隐.可以说,他是参透了世事的.因此,他的这种悲叹也可能是对世事的失望.再者,作者身处东晋那个乱世,苟活于乱世的人,多有种世纪末的悲哀.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羲之摆脱不了的悲,既是个人的身世之感,更是对社会动荡的感叹.
  (本文表发于《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2005年第5期)

雅韵阁茶业(四):

腾王阁序与兰亭集序思想内容有何异同?

同:乐在山水,乐在盛会.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极写山水之美,宴会之乐.
滕王阁上的聚会,既有长辈如阎公者,又有童子如“我”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宴会之盛,好比当年睢园竹林之聚,文采风流,可比曹植谢灵运.良辰美景之中,有贤主,有嘉宾,有文人,有武士,难怪作者深深感叹:“四美具,二难并.”人生难逢的快慰之事都让作者享受到了.因此,他不断的感叹:“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今兹捧袂,喜托龙门”,“幸承恩于伟饯”,“奏流水以何惭”.
兰亭集会,是在山水明丽的会稽山阴,作者用简约的笔墨描写出集会时的情景:远有崇山峻岭,近有茂林修竹,天高地远,清风习习.群贤毕至,又为这青山绿水平添了几分高雅.他们来这里不是狂饮大嚼,不是猜拳行令,而是在曲水中漂起酒杯,流到谁的前面,谁就取来饮酒,“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简洁的笔触,写尽了兰亭集会的流风雅韵.
异:两种境界,各臻其善.
《滕王阁序》用墨如泼,写出人间万千气象.
王勃笔下,景物的境界是阔大的.登高望远,“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作者不但写眼前景,而且通过想像,将整个洪都大地都收拢于自己的视野之内: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作者笔下的色彩是浓艳的,山是“层峦耸翠”,阁是“流丹溢彩”,抬望眼,落霞绚烂,碧水澄澈,铺锦列绣,文采斐然.
《兰亭集序》笔调清新,有世外桃源之风.
王羲之描写兰亭周围的山水,用的是近乎白描的手法.他写到山岭树木,写到流水天气.每种景物只用一字修饰,山是“崇”,岭是“峻”,林“茂”而竹“修”,流“清”而湍“激”,真是做到了“字不得减”.虽是简笔,却让我们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兰亭旁,该是群山环抱,曲水弯绕,楼台亭阁,错落有致,仿佛世外桃源.
比较视点二:悲时运,感人生
同:乐极而悲甚.
王勃由宇宙之大想到人生渺小,由毕至的群贤想到自己“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虽“有怀投笔”,却“无路请缨”,于是,文章也由热情洋溢转为扼腕浩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并由“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自伤身世.
王羲之由“快然自足”的“曾不知老之将至”,想到人生短暂,“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自足的幸福终要破灭,再旺盛的生命终要走向死亡.正因为生活美好,才引起诗人对生命的留恋.
异:同途而殊归.
王勃在文中把悲势蓄得很足,但是,他毕竟从悲中走将出来了.他认为贾谊被贬,非无圣主;梁鸿被逐,非乏明时.那么可以推想,王勃对自己的不得重用,是有一种“端坐耻圣明”的感慨,是想奋发有为的.于是,又乐观旷达地唱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就让我们从原先的压抑当中感受到了振奋.
王羲之悲的是人生苦短,在文章中,他始终没有走出悲的境地.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引起“岂不痛哉”开始,到“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而发出的“悲夫”结束,自始至终处于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之中.
虽然对于《滕王阁序》的写作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否认王勃写作此文时还是年轻气盛.因此,他在文中抒发的悲情,未必真的是他自己的悲愁,他真的到了“老当益壮”之年吗?非也.所以,在写过悲情以后很自然地转入写豪语.另外,王勃生活的年代正值唐朝初年,社会安定,国势昌盛,在那个泱泱大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王勃还是很有信心有所作为的,这可能是王勃最终走出情感低谷的时代根源.
而王羲之写作本文时,已经历了宦海的沉浮,看透了皇帝和大臣们不顾亡国之危而苟且偷生的本质.因感到报国无门,便愤然回到家乡会稽任职,不久,又辞官退隐.可以说,他是参透了世事的.因此,他的这种悲叹也可能是对世事的失望.再者,作者身处东晋那个乱世,苟活于乱世的人,多有种世纪末的悲哀.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羲之摆脱不了的悲,既是个人的身世之感,更是对社会动荡的感叹.

雅韵阁茶业(五):

《滕王阁序》与《兰亭集序》的结构有何异同?

比较视点一:写美景,写乐事
同:乐在山水,乐在盛会.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极写山水之美,宴会之乐.
滕王阁上的聚会,既有长辈如阎公者,又有童子如“我”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宴会之盛,好比当年睢园竹林之聚,文采风流,可比曹植谢灵运.良辰美景之中,有贤主,有嘉宾,有文人,有武士,难怪作者深深感叹:“四美具,二难并.”人生难逢的快慰之事都让作者享受到了.因此,他不断的感叹:“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今兹捧袂,喜托龙门”,“幸承恩于伟饯”,“奏流水以何惭”.
兰亭集会,是在山水明丽的会稽山阴,作者用简约的笔墨描写出集会时的情景:远有崇山峻岭,近有茂林修竹,天高地远,清风习习.群贤毕至,又为这青山绿水平添了几分高雅.他们来这里不是狂饮大嚼,不是猜拳行令,而是在曲水中漂起酒杯,流到谁的前面,谁就取来饮酒,“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简洁的笔触,写尽了兰亭集会的流风雅韵.
异:两种境界,各臻其善.
《滕王阁序》用墨如泼,写出人间万千气象.
王勃笔下,景物的境界是阔大的.登高望远,“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作者不但写眼前景,而且通过想像,将整个洪都大地都收拢于自己的视野之内: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作者笔下的色彩是浓艳的,山是“层峦耸翠”,阁是“流丹溢彩”,抬望眼,落霞绚烂,碧水澄澈,铺锦列绣,文采斐然.
《兰亭集序》笔调清新,有世外桃源之风.
王羲之描写兰亭周围的山水,用的是近乎白描的手法.他写到山岭树木,写到流水天气.每种景物只用一字修饰,山是“崇”,岭是“峻”,林“茂”而竹“修”,流“清”而湍“激”,真是做到了“字不得减”.虽是简笔,却让我们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兰亭旁,该是群山环抱,曲水弯绕,楼台亭阁,错落有致,仿佛世外桃源.
比较视点二:悲时运,感人生
同:乐极而悲甚.
王勃由宇宙之大想到人生渺小,由毕至的群贤想到自己“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虽“有怀投笔”,却“无路请缨”,于是,文章也由热情洋溢转为扼腕浩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并由“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自伤身世.
王羲之由“快然自足”的“曾不知老之将至”,想到人生短暂,“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自足的幸福终要破灭,再旺盛的生命终要走向死亡.正因为生活美好,才引起诗人对生命的留恋.
异:同途而殊归.
王勃在文中把悲势蓄得很足,但是,他毕竟从悲中走将出来了.他认为贾谊被贬,非无圣主;梁鸿被逐,非乏明时.那么可以推想,王勃对自己的不得重用,是有一种“端坐耻圣明”的感慨,是想奋发有为的.于是,又乐观旷达地唱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就让我们从原先的压抑当中感受到了振奋.
王羲之悲的是人生苦短,在文章中,他始终没有走出悲的境地.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引起“岂不痛哉”开始,到“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而发出的“悲夫”结束,自始至终处于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之中.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呢?知人论世,让我们从如下两个方面来分析:
虽然对于《滕王阁序》的写作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否认王勃写作此文时还是年轻气盛.因此,他在文中抒发的悲情,未必真的是他自己的悲愁,他真的到了“老当益壮”之年吗?非也.所以,在写过悲情以后很自然地转入写豪语.另外,王勃生活的年代正值唐朝初年,社会安定,国势昌盛,在那个泱泱大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王勃还是很有信心有所作为的,这可能是王勃最终走出情感低谷的时代根源.
而王羲之写作本文时,已经历了宦海的沉浮,看透了皇帝和大臣们不顾亡国之危而苟且偷生的本质.因感到报国无门,便愤然回到家乡会稽任职,不久,又辞官退隐.可以说,他是参透了世事的.因此,他的这种悲叹也可能是对世事的失望.再者,作者身处东晋那个乱世,苟活于乱世的人,多有种世纪末的悲哀.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羲之摆脱不了的悲,既是个人的身世之感,更是对社会动荡的感叹.

雅韵阁茶业(六):

一篇作文:谈谈《滕王阁序》与《兰亭集序》的异同.要求800字

比较视点一:写美景,写乐事
同:乐在山水,乐在盛会.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极写山水之美,宴会之乐.
滕王阁上的聚会,既有长辈如阎公者,又有童子如“我”者,胜友如云,高朋满座.宴会之盛,好比当年睢园竹林之聚,文采风流,可比曹植谢灵运.良辰美景之中,有贤主,有嘉宾,有文人,有武士,难怪作者深深感叹:“四美具,二难并.”人生难逢的快慰之事都让作者享受到了.因此,他不断的感叹:“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今兹捧袂,喜托龙门”,“幸承恩于伟饯”,“奏流水以何惭”.
兰亭集会,是在山水明丽的会稽山阴,作者用简约的笔墨描写出集会时的情景:远有崇山峻岭,近有茂林修竹,天高地远,清风习习.群贤毕至,又为这青山绿水平添了几分高雅.他们来这里不是狂饮大嚼,不是猜拳行令,而是在曲水中漂起酒杯,流到谁的前面,谁就取来饮酒,“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简洁的笔触,写尽了兰亭集会的流风雅韵.
异:两种境界,各臻其善.
《滕王阁序》用墨如泼,写出人间万千气象.
王勃笔下,景物的境界是阔大的.登高望远,“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作者不但写眼前景,而且通过想像,将整个洪都大地都收拢于自己的视野之内: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作者笔下的色彩是浓艳的,山是“层峦耸翠”,阁是“流丹溢彩”,抬望眼,落霞绚烂,碧水澄澈,铺锦列绣,文采斐然.
《兰亭集序》笔调清新,有世外桃源之风.
王羲之描写兰亭周围的山水,用的是近乎白描的手法.他写到山岭树木,写到流水天气.每种景物只用一字修饰,山是“崇”,岭是“峻”,林“茂”而竹“修”,流“清”而湍“激”,真是做到了“字不得减”.虽是简笔,却让我们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兰亭旁,该是群山环抱,曲水弯绕,楼台亭阁,错落有致,仿佛世外桃源.
比较视点二:悲时运,感人生
同:乐极而悲甚.
王勃由宇宙之大想到人生渺小,由毕至的群贤想到自己“三尺微命,一介书生”.虽“有怀投笔”,却“无路请缨”,于是,文章也由热情洋溢转为扼腕浩叹,“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并由“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自伤身世.
王羲之由“快然自足”的“曾不知老之将至”,想到人生短暂,“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自足的幸福终要破灭,再旺盛的生命终要走向死亡.正因为生活美好,才引起诗人对生命的留恋.
异:同途而殊归.
王勃在文中把悲势蓄得很足,但是,他毕竟从悲中走将出来了.他认为贾谊被贬,非无圣主;梁鸿被逐,非乏明时.那么可以推想,王勃对自己的不得重用,是有一种“端坐耻圣明”的感慨,是想奋发有为的.于是,又乐观旷达地唱出:“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就让我们从原先的压抑当中感受到了振奋.
王羲之悲的是人生苦短,在文章中,他始终没有走出悲的境地.由“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引起“岂不痛哉”开始,到“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而发出的“悲夫”结束,自始至终处于一种难以抑制的悲哀之中.
为什么会有这种不同呢?知人论世,让我们从如下两个方面来分析:
虽然对于《滕王阁序》的写作时间历来有多种说法,但不管怎样,都不能否认王勃写作此文时还是年轻气盛.因此,他在文中抒发的悲情,未必真的是他自己的悲愁,他真的到了“老当益壮”之年吗?非也.所以,在写过悲情以后很自然地转入写豪语.另外,王勃生活的年代正值唐朝初年,社会安定,国势昌盛,在那个泱泱大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王勃还是很有信心有所作为的,这可能是王勃最终走出情感低谷的时代根源.
而王羲之写作本文时,已经历了宦海的沉浮,看透了皇帝和大臣们不顾亡国之危而苟且偷生的本质.因感到报国无门,便愤然回到家乡会稽任职,不久,又辞官退隐.可以说,他是参透了世事的.因此,他的这种悲叹也可能是对世事的失望.再者,作者身处东晋那个乱世,苟活于乱世的人,多有种世纪末的悲哀.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王羲之摆脱不了的悲,既是个人的身世之感,更是对社会动荡的感叹.

雅韵阁茶业(七):

赞颂竹的古诗!

竹石(清.郑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宋.苏东坡)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咏竹(傅庞如) 破土凌云节节高,寒驱三九领风骚. 不流斑竹多情泪,甘为春山化雪涛. 咏竹(七律) 茅舍小桥流水边,安居落户自怡然.风摧体歪根犹正,雪压腰枝志更坚. 身负盛名常守节,胸怀虚谷暗浮烟.寒霜暑热毫无畏,春夏秋冬四季妍. 庭竹(唐·李中) 偶自山僧院,移归傍砌栽. 好风终日起,幽鸟有时来. 筛月牵诗兴,笼烟伴酒杯. 南窗轻睡起,萧飒风雨声. 竹(唐·郑谷)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时复间松. 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巯侵见前峰. 侵阶藓折春芽迸,绕径莎微夏阳浓. 无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唐·杜甫 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 色侵书帙晚,隐过酒罅凉. 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 但令无翦伐,会见拂云长. 竹石(清·郑板桥)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篱竹(清 郑板桥) 一片绿阴如洗,护竹何劳荆杞?仍将竹作芭篱,求人不如求已. 竹(清 郑板桥) 举世爱栽花,老夫只栽竹, 霜雪满庭除,洒然照新绿. 幽篁一夜雪,疏影失青绿, 莫被风吹散,玲珑碎空玉. 咏竹(明 李日华 ) 逗烟堆雨意萧森,峭石摩挲足散襟. 记却洒瓢深草里,醉醒月出来寻. 白居易《访陶公旧宅》 垢尘不污玉,灵凤不啄膻. 呜呼陶靖节,生彼晋宋间. 心实有所守,口终不能言. 永惟孤竹子,拂衣首阳山. 夷齐各一身,穷饿未为难. 先生有五男,与之同饥寒. 肠中食不充,身上衣不完. 连征竟不起,斯可谓真贤. 我生君之后,相去五百年. 每读五柳传,目想心拳拳. 昔常咏遗风,著为十六篇. 今来访故宅,森若君在前. 不慕樽有酒,不慕琴无弦. 慕君遗容利,老死此丘园. 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 不见篱下菊,但余墟中烟. 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 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 吕胜己《临江仙》 忽忆裴公台上去,远空秋气棱棱.万山一水秀还明.此时三楚客,何意续骚经.爱竹子犹参杖履,能诗候喜同登.赓酬不尽古今情.清风生白尘,侧月照疏星. 竹 轻阁雅室逸芬芬,绿透裱纸力轻渗. 枝孤何惧风雨来,晨宵相伴得竹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 无数春笋满林生,柴门密掩断行人. 会须上番看成竹,客至从嗔不出迎. ――唐.杜甫《咏春笋》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宋.苏轼《于潜僧绿筠轩》 清·洪升: 斑竹一枝千点泪,湘江烟雨不知春 唐·高骈: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度琼枝. 清·魏源: 凌霜竹箭傲雪梅,直与天地争春回.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是我师. 唐·杜甫: 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毁节. 未出土时先有节,至凌云处总虚心. 唐.李贺: 箨落长竿削玉开,君看母笋是龙材. 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 郑板桥《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大中丞括》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翠竹千竿锦苑幽,奇传每醉忆千秋. 临风摇曳湘妃泪,对月娉婷黛玉愁. 高节长称松柏侣,清名幸缔菊梅俦. 丹青留影寻常见,翰墨琴魂雅韵流 .梦幻紫晴. 回答采纳率:36.4% 2008-12-05 20:30 检举 自古以来竹子一直是诗人、画家们笔下的题材.古诗中关于竹的诗句很多: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瞻彼淇奥,绿竹青青”的句子;唐朝王维有:“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白居易“阁畔竹萧萧,阁下水潺潺”等等. 扬州八怪的郑板桥,画了很多竹子画,并在上面题诗,他在《竹石》画上题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意思是人要有风骨,无论做什么事,没有咬定和坚韧的精神,是难于立根的. “竹公溪畔水茫茫,溪上人家赛竹王;铜鼓蛮歌争上日,竹林深处拜三郎.” 咏竹(齐.谢眺) 窗前一丛竹,清翠独言奇. 南条交北叶,新笋杂故枝. 月光疏已密,风声起复垂. 青扈飞不碍,黄口独相窥. 但恨从风箨,根株长相离. 竹(梁.刘孝先)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 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 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赋得阶前嫩竹 (陈 . 张正见) 翠云梢云自结丛,轻花嫩笋欲凌空. 砌曲横枝屡解箨,阶来疏叶强来风. 欲知抱节成龙处,当于山路葛陂中. 咏竹(唐.李峤) 高簳楚江濆,婵娟含曙气. 白花摇风影,青节动龙文. 叶扫东南日,枝捎西北云. 谁知湘水上,流泪独思君. 郡斋左偏栽竹百余诗 (唐 . 令狐楚) 斋居栽竹北窗边,素壁新开映碧鲜. 青蔼近当行药处,绿阴深到卧帷前. 风惊晓叶如闻雨,月过春枝似带烟. 老子忆山心暂缓,退公闲坐对婵娟. 秋日白沙馆对竹 (唐 . 许浑) 萧萧凌雪霜,浓翠异三湘. 疏影月移壁,寒声风满堂. 卷帘秋更早,高枕夜偏长. 忽忆秦溪路,万竿今正凉. 初食笋呈座中 (唐 . 李商隐) 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 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金. 咏竹(唐.郑谷) 宜烟宜雨又宜风,拂水藏村复间松. 移得萧骚从远寺,洗来疏净见前峰. 侵阶藓拆春芽迸,绕径莎微夏荫浓. 诬赖杏花多意绪,数枝穿翠好相容. 竹风(唐.唐彦谦) 竹映风窗数阵斜,---人愁坐思无涯. 夜来留得江湖梦,全为乾声似荻花. 春日山中竹 (唐.裴说) 数竿苍翠拟龙形,峭拔须教此地生. 无限野花开不得,半山寒色与春争. 咏竹(唐.张必) 树色连云万叶开,王孙不厌满庭载. 凌霜尽节无人见,终日虚心待凤来. 谁许风流添兴咏,自怜潇洒出尘埃. 朱门处处多闲地,正好移云抚翠苔. 霜筠亭 (宋.苏轼) 解箨新篁不自持,婵娟已有岁寒姿. 要看凛凛霜前意,须待秋风粉落时. 赋园中所有 (宋.苏辙) 寒地竹不生,虽生常若病. 斸根种幽砌,开叶何已猛. 婵娟冰雪姿,散乱风日影. 繁华见孤深,一个敌千顷. 令人忆江上,森耸缘崖劲. 无风箨自飘,策策鸣荒径. 新竹(宋.杨万里) 东风弄巧补残山,一夜吹添玉数竿. 半脱锦衣犹半著,箨龙未信怯春寒. 咏东湖新竹 (宋.陆游) 插棘编篱谨护持,养成寒碧映沦漪. 清风掠地秋先到,赤日行天午不知. 解箨时闻声簌簌,放梢初见叶离离. 官闲我欲频来此,枕簟仍教到处随. 野竹(元.吴镇) 野竹野竹绝可爱,枝叶扶疏有真态. 生平素守远荆榛,走壁悬崖穿石埭. 虚心抱节山之河,清风白月聊婆娑. 寒梢千尺将如何,渭川淇澳风烟多. 新笋歌 (明.岳岱) 满林黄鸟不胜啼,林下新笋与人齐. 春风闭门走山兔,白昼露滴惊竹鸡. 雨中三日春已过,又近石床添几个. 竞将头角向青云,不管阶前绿苔破. 竹石(清.郑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竹(清.郑燮)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 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

雅韵阁茶业(八):

带有竹字的古诗
求求你们快点

【雅韵阁茶业】


轻阁雅室逸芬芬,绿透裱纸力轻渗.
枝孤何惧风雨来,晨宵相伴得竹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足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
无数春笋满林生,柴门密掩断行人.
会须上番看成竹,客至从嗔不出迎.
――唐.杜甫《咏春笋》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宋.苏轼《于潜僧绿筠轩》
清·洪升:斑竹一枝千点泪,湘江烟雨不知春
唐·高骈: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度琼枝.
清·魏源:凌霜竹箭傲雪梅,直与天地争春回.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水能性淡为吾友,竹解心虚是我师.
唐·杜甫: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玉碎不改白,竹焚不毁节.
未出土时先有节,至凌云处总虚心
唐.李贺:箨落长竿削玉开,君看母笋是龙材.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
郑板桥.《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大中丞括》: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翠竹千竿锦苑幽,奇传每醉忆千秋.
临风摇曳湘妃泪,对月娉婷黛玉愁.
高节长称松柏侣,清名幸缔菊梅俦.
丹青留影寻常见,翰墨琴魂雅韵流